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kafat | 31st Mar 2015 | 學術 | (481 Reads)

民國時期和中共建政後都曾有人鼓吹「中文拉丁化」,即廢除漢字,改用拉丁字母拼寫中文。這些人的理據是漢字難寫、字型眾多,而拉丁字母只有26個,易學易寫,因此「中文拉丁化」可以幫助掃除文盲云云。上述觀點乃基於一個假設:所有中國人都會普通話,因為「中文拉丁化」是指「書面普通話拉丁化」。實現拉丁化後,一個不懂普通話的人仍然要逐個普通話詞去學它的讀音,然後才能拼寫。因此「中文拉丁化」對於不懂普通話的人來說,只是減省了文字書寫,沒有減省學習語言的過程,一個只懂拼音但不懂普通話的人仍然是拉丁化中文的文盲。

即使假設在政府「野蠻推普」後,全中國人都會普通話,這是否就代表「中文拉丁化」可以使中國從此沒有文盲呢?且看其他國家的情況。歐美很多國家的人民都是用字母拼寫本國語言的文字,而日本人的文字系統比中文還複雜,他們既要學漢字,又要學兩套字母(即「片假名」和「平假名」),還要學「羅馬字」(即拉丁字母)。按照上述思路,歐美國家應該是沒有文盲,或者文盲率很低的國家,而日本應該是全世界文盲率最高的國家了,至少應高於已全盤拋棄漢字、實現拉丁化的越南。事實可真如此?根據維基百科,日本的識字率是99%,低於芬蘭(100%),但與其他歐美大國(如英、美、法)相等,甚至高於某些歐美國家,如奧地利(98%),而越南的識字率只有94%

再想深一層,拼音字母在古代歐洲便已存在,可是古代歐洲並不見得識字率很高,相反,中古初期(即所謂「黑暗時代」)的歐洲只有極少數人識字。其實要學懂26個字母(或更多,視乎是甚麼語言),應該不會太難(例如今天香港很多長者即使不懂英文,也懂得唸26個字母)。為甚麼古代和現代很多歐洲人在學懂自己的字母後,仍然不能書寫本國文字?當然,歐洲每種語言都有方言,但即使撇除此一因素,假設某人的母語就是所屬國家所用文字的語言,這個人在學懂自己的字母後,仍然不保證就能書寫本國文字,這究竟有何原因?

其中一個原因是字母不一定準確反映讀音,英文是這方面的典型例子。在文字學上,英文的字母稱為「深層正字法字母文字」(deep orthographic alphabet),讀音與拼寫有頗大距離。一個人懂得某個詞的讀音,並不代表他一定能用字母正確寫出來,例如如果不是靠死記,一個以英語為母語的人怎會知道表示「足夠」的詞應寫成"enough"而不是"innuf"

歐洲某些國家的文字是「淺層正字法字母文字」(shallow orthographic alphabet),即讀音與拼寫極為吻合的字母文字,例如芬蘭文。可是,芬蘭也有以芬蘭語為母語的芬蘭文文盲。這些人為何會成為文盲呢?問題究竟出在哪裡?我認為問題在於,「唸字母」與「用字母拼寫」完全是兩回事。「用字母拼寫」是和文字有關的技能,不是先天就會,而是要經後天學習的技能,而且不是人人都能學懂。學會唸26(或更多)字母不難,但要懂得用這些字母來拼寫文字,就非要下點功夫不可。

以香港的情況為例,曾有學者指出,在「語音意識」(即辨音、拼音的能力)方面,香港學生比大陸、臺灣、新加坡學生都差,這是因為香港學生(至少我這一代)自小沒有學拼音。香港人在中文輸入法方面連以粵音為基礎的拼音方法都不是個個能掌握,而要依賴連臺灣人也不用的「倉頡」或「速成」輸入法,這一點就充分說明拼音是要經後天學習的。

事情還不只此。一個人即使學會了字母,也完全懂得拼讀、拼寫,但他仍然可能是「半文盲」,這是因為口語與書面語有一定距離。McWhorterThe Power of Babel – A Natural History of Language一書中便指出,在很多有文字的語言中,口語與書面語可以有很大差異。這即是說,一個以芬蘭語為母語且已學會拼讀、拼寫芬蘭文,但學歷甚低、甚少閱讀的人,仍然可能寫不出像樣的芬蘭文普通文書,或甚至看不明白用芬蘭文寫的正式文書,因而成為一名「半文盲」。

經上述討論,我們看到掃盲並不如「中文拉丁化」倡導者所想的那麼簡單。其實,一個國家有多少文盲,跟該國所用文字沒有必然關係,而是跟該國的教育政策、國民質素直接相關。芬蘭能達到100%識字率,主要不是因為芬蘭人使用「淺層正字法字母文字」,而是因為現代芬蘭的教育質素很高,而且國民普遍喜愛閱讀。同樣,日本雖然有世界上最複雜的文字系統,但由於有良好的教育,所以識字率並不亞於使用拉丁字母的歐美強國。


[1] 中文

中文字有個好非常強的好處,看過元素週期表就知道,不用著色也能分辦金屬或非金屬,以及常溫下固態液態或氣態(汞是金屬除外),漢字真的是很好用!!


[引用] | 作者 廖呆 | 1st Jul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