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kafat | 28th Oct 2014 | 休閒 | (240 Reads)

我最早在六、七歲那年(上世紀70年代初)接觸《水滸傳》,當時我在維多利亞公園的一間小童群益會圖書館(現已不存在,其位置在現時維園近糖街入口的公厠附近)看到一套香港新雅七彩畫片公司出版的《水滸連環畫》,被它吸引住,不過當時對這部小說沒有任何認識。

後來無線在1973年播放日本拍攝的電視劇《水滸傳》,並在《香港電視》(無線當時的電視雜誌,現已停刊)專文介紹《水滸傳》的一些基本資料,討論範圍廣闊無邊,例如從西門慶講到西門豹,當時我看得津津有味,還寫下一些「筆記」。

及後家人買了《水滸連環畫》給我,後來我又到圖書館(另一間小童群益會圖書館)看了一些「兒童版」《水滸傳》,才開始對《水滸傳》的故事情節有較清楚的認識,從此便成為「水滸迷」。在唸小學五、六年級時,我甚至可以在一個小息的時間內背出梁山泊108條好漢的姓名和綽號(不是按他們的座次)

不過,當時所看的「兒童版」《水滸傳》都是改編自七十一回本《水滸傳》,即以「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作為結局(《水滸連環畫》則較為特別,在「梁山泊英雄排座次」後還加插了「李逵元宵鬧東京」和「燕青打擂」,這兩個故事是「七十一回本」所無的)。當時香港市面上也只能買到兩種《水滸傳》:「七十一回本」和「七十回本」(即以「梁山泊英雄驚惡夢」結局的《水滸傳》)(有關《水滸傳》的版本問題,請參閱拙文水滸〉縱橫談)。因此我對梁山好漢的下場及其後續故事一無所知。

後來我在圖書館(又是小童群益會圖書館)看到吳士著作的《水滸人物論》,該書主旨為介紹梁山泊108條好漢(另加晁蓋)的出身、特點、事蹟和結局。在介紹部分人物的結局時,會提到「七十一回本」和「七十回本」所無的情節,即「一百二十回本」(亦稱《水滸全傳》)的情節,有時更會提及兩部《水滸》續書-《水滸後傳》和《蕩寇誌》的部分情節,例如張順在杭州涌金門犧牲的情節(見《水滸全傳》)、李俊帶領一幫兄弟漂洋到暹羅稱王的故事(見《水滸後傳》)、郭盛假扮女子刺殺來梁山招安的欽差的故事(見《蕩寇誌》,請注意《水滸人物論》一書說《蕩寇誌》中假扮女子刺殺欽差者為呂方,這是不正確的,實應為郭盛)等。

自從得知《水滸全傳》、《水滸後傳》、《蕩寇誌》後,我便很希望能看到這幾部書,特別是《水滸全傳》,因為「七十一回本」和「七十回本」都在梁山大聚義後戛然而止,有點「有頭無尾」的感覺,因此渴望能看到梁山好漢的結局。家父知悉我的渴求後,在某一年農曆新年前夕帶我到九龍各地嘗試購買《水滸全傳》。在找了好一段時間後,終於在佐敦裕華國貨公司找到一套三冊的《水滸全傳》,當時簡直是如獲至寶,買回家後便看個不停。

這套《水滸全傳》是文革時期的出版物,有非常「革命質樸」的感覺,封面封底全是綠底白字,沒有任何封面設計。書的最前幾頁除了標題頁外便是《毛主席語錄》(文革時期書籍的必有部分),記載著毛澤東在文革時期對《水滸傳》的著名批示(如欲了解該批示的內容,請參閱拙文《談水滸傳思想的複雜性》),這是我家中現時碩果僅存包含《毛語錄》的書。

進入八十年代,香港書籍的種類日益增多,大陸也逐漸開放,我在市面上相繼找到以前所不見的《水滸》續書及改編,例如《水滸後傳》(陳忱著)、《後水滸傳》(青蓮室主人著)等,但始終未見《蕩寇誌》(俞萬春著)。其實我曾在香港公共圖書館找到臺灣出版的《蕩寇誌》,但只能借閱,不能據為己有。因此,我走到中環的舊區嘗試從一些舊書齋尋找這部小說,結果在一間「劍虹書齋」找到一套版面非常舊、沒有正式標點符號(只有一些分隔句讀的符號)的《蕩寇誌》。

隨著對《水滸傳》的認識加深,我開始知道《水滸傳》有多種版本,說法不一,而且有些舊版本已無從稽考。不過,最令我感興趣的一種說法是,七十一回(或七十回)後存在兩個版本。雖然這兩個版本都是敘說梁山泊受招安、征遼、征田虎、征王慶、征方臘和梁山英雄悲劇收場的故事(以上故事統稱為「征四寇」),但兩個「征四寇」版本在情節和部分人物上卻存在差異(主要差異在於征田虎和征王慶的部分),其中一個版本寫得較細致,以下稱為「繁本」;另一個則較粗略,以下稱為「簡本」。一般認為現今市面上所見《水滸全傳》七十一回後的各回就是「繁本征四寇」。至於「簡本征四寇」,市面上很難找到。為此,我再去「劍虹書齋」(當時已遷至中環另一條街)嘗試尋找,我一問老闆,他很快便找出一部《征四寇演義》,其版面、標點與幾年前買得的那套《蕩寇誌》如出一轍。我翻看這本《征四寇演義》,發現其內容跟《水滸全傳》中的「繁本征四寇」很不同,相信這就是「簡本征四寇」,當時很是高興。《征四寇演義》和《蕩寇誌》從此成為我家中收藏最古舊的書。

近年坊間整理和結集《水滸傳》及其續書和改編的一項重大成果是1997年出版的《水滸系列小說集成》,該叢書包含14冊書,除了較容易見到的《水滸全傳》、《水滸後傳》、《蕩寇誌》等外,還有難得一見的小說,如《水滸中傳》(姜鴻飛著);特別是清末民初出版的兩本名為《新水滸》的小說(分別由陸士諤和西冷冬青著作),這兩部小說把梁山人物置於現代環境中,他們不是造反,而是做現代人的事,例如舉辦運動會、進行工業革命等,實為搞笑之作。由於這套叢書似乎沒有在香港發行,到近年我才知道它的存在。幸好能在嶺南大學圖書館發現這套叢書,才有機會看到這些極為罕見的小說。

從《水滸》故事開始流傳至今,所曾出現的《水滸》小說、戲曲、話本、民間故事以至現代電影、電視劇本等,簡直多不勝數。相信窮我一生之精力,也未可涉獵其佰一。不過,俗語有云,貴精不貴多,今生能有幸讀到眾多《水滸》文學作品中之最精要者,也不枉我作為一個「水滸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