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kafat | 8th Sep 2012 | 時事 | (350 Reads)

        有一句名言說:「欲要亡其國,必先滅其史」,言簡意賅地道出了歷史教育(尤其是本國歷史的教育)對培養國民身份認同的重要性,歷史教育在近現代某些國家的獨立運動中便起著極重要的作用。但在香港這個非常功利現實的社會中,中史科向來被「邊緣化」,被視為一種「不實用」的學科(以英語教授的History科則可能因為可以讓學生學習英文,所以被視為較「實用」)

        回歸後這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在2001年「商人治港」的政府更把中史科剔出初中必修科的範圍(最為諷刺的是,在殖民地時代中史科反而是初中的必修科之一)。現在政府聲稱要「加深學生對國家認識及國民身份認同(2012年《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下稱《指引》)的「引言」),但卻不是把中史科重新列為必修科,而是要開設一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作為必修科,引起社會上極大爭議,甚至演變為一場社運。

        翻看《指引》中有關國民教育的部分,可以看到在這一科中,中史只處於附庸地位。學生不是有系統地學習中史,而只是零碎地學習一些歷史事件和「傑出歷史人物」的事蹟(《指引》第27)。這樣學習的結果是,學生根本不能對中國歷史的全貌有基本的認識,其情況就像香港一些老人家那樣,他們自小可能從粵劇、說書人(即俗稱的「講故佬」)那裡認識一點點中國歷史故事(例如「張飛喝斷長板橋」、「唐明皇與楊貴妃」之類),但卻不能講出中國歷史的梗概。國民教育的目標就是要培養這種水平的中史知識嗎?

        《指引》雖然聲稱要讓學生「發展獨立、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能力(《指引》第2),也鼓勵教師討論富爭議性的議題(《指引》第76),但非常遺憾,《指引》本身便欠缺「多角度」和「批判性」。例如它只強調讓學生了解「傑出歷史人物」,試問這如何能做到「多角度」和「批判性」?片面強調「傑出歷史人物」,學生便不知道中國歷史上還有多得多的暴君、昏君、奸臣、佞臣,不能了解專制王權的禍害和民主人權的可貴。

        此外,《指引》中「國家範疇」的「學習內容舉隅」(《指引》第26)包含以下這一項:「理解當代國家於不同範疇的發展,以及當中的成果、限制、改善方向等」。眾所周知,自從1949年以後,大躍進、文化大革命以及多場政治運動為中國帶來數不盡的災難,連中共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也把文化大革命明確定性為「全局性的、長時間的嚴重錯誤」,而《指引》只是輕描淡寫地把這些嚴重錯誤說成是「限制和有待「改善」之處,這不就是徹頭徹尾的隱惡揚善嗎?這雖然只是一個「舉隅」,但已充分反映出當局心目中的「多角度」和「批判性」到底是些甚麼貨色。

    更有甚者,《指引》中的「國民教育學習模式建議(《指引》第119)提出國民教育「不能只是記誦資料,必須要重視人情」,又說「教師應協助學生領略家國情懷,由接觸國情資料開始,體會國情資料背後的豐富情感,因而產生觸動」,這是最有「洗腦」嫌疑之處。以國旗的教導為例,當教師教導國旗最大的那顆星代表中國共產黨,而紅色是代表共產黨革命時,他/她如何令學生「產生觸動」?是否要告訴學生中共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這個課程是要考核的,如何考核學生的情感?是否要學生對中共交心」?是否要學生為中共的「革命烈士」(香港的老師認識多少個)落淚?這是無可迴避的問題,除非政府認為「記誦資料」不重要,認為教導國旗可以不提這些,那麼這是否愚民教育?

        總括而言,在香港當權者眼中,中史向來沒有很大的「實用」價值,它的「實用」之處僅在於用一些零碎的知識培養學生的國民身份認同,但這樣做的結果只會培養一些對中國歷史只有殘缺不全知識的學生。「欲要亡其國,必先滅其史」,香港的當權者不讓我們的學生對中國歷史有完整的認識,這不能不令人懷疑他們的居心何在?


[1]

謝謝支持及留言。不過有一點我並不贊同,就是把香港的教會辦學說成是洗腦。我自小是在天主教學校就讀,大學畢業後也曾任教於一間聖公會中學。根據本人觀察,沒有洗腦的情況出現。例如,在我的同學以及學生中,只有極少數信了教,其中有一些還是因為家人信教,他們才信教,這即是說他們並非受學校影響而信教的。


[引用] | 作者 kafat | 16th Sep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