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kafat | 14th Feb 2016 | 學術 | (73 Reads)

(本文上接「天下第一奇書《水滸傳》(上)」。) 

奇之四:多元可塑

除了學術評論外,一部小說的續作、改補也可看成某些高明讀者對小說的評價以及對結局的期待,以下就以《水滸傳》的續作、改補為例,看看不同人對此書的評價和期待,差異可以大到何種程度。

招安是《水滸傳》中的大事,按照作者對招安的立場(招安是好事、起義領袖不應受招安、盜魁不配受招安)以及宋江有否接受招安,可以區分六種情況,有趣的是這六種情況都體現於《水滸傳》至少一部續書、改補之中,以下各舉一例。

(1) 招安是好事且宋江受了招安-此即傳統部分評論家對《水滸傳》的「忠義」評價,認為宋江接受招安是忠君愛國的表現。張恨水的《水滸新傳》將此觀點發揚光大,描述了梁山人物的壯烈抗金故事。

(2) 起義領袖不應受招安而宋江受了招安-此即大陸某些評論家認為「宋江是個投降派」的觀點。褚同慶的《水滸新傳》持這種觀點,描述梁山分裂,以宋江為首的一派背叛起義而接受招安,而其他頭領則忠於起義事業拒絕接受招安。

(3) 盜魁不配受招安而宋江受了招安-散髮生的《新水滸傳》勉強屬於此觀點,此書作者把宋江描寫成卑鄙小人,雖對招安沒有表示明確態度,但應該是認為宋江僥倖獲赦,是便宜了他。

(4) 招安是好事但宋江沒受招安-此種觀點體現於程善之的《殘水滸》,此書描述梁山分裂,以宋江為首的一派不願受制於朝廷而拒絕接受招安,而其他頭領則願意接受忠臣种師道的招安,以效力朝廷。

(5) 起義領袖不應受招安且宋江沒受招安-青蓮室主人的《後水滸傳》勉強屬於此觀點,此書講述宋江轉世為楊么,行俠仗義,在洞庭湖再次起義。岳飛進剿時楊么雖曾佩服岳飛而有降意,但卻忽然靈魂出竅,其實是曲寫楊么等戰敗犧牲。

(6) 盜魁不配受招安且宋江沒受招安-這是傳統最仇視《水滸傳》的觀點,俞萬春的《蕩寇誌》代表這種觀點,此書描述宋江對招安口是心非,而梁山賊寇也是死有餘辜,最終被官軍斬盡殺絕。

 從以上小樣本中,已能看到不同人對宋江的評價可以南轅北轍。在不同作者眼中,宋江可以是歸順朝廷的抗金義士、出賣起義的叛徒、僥倖獲赦的盜魁、不願受招安的奸雄、戰敗犧牲的起義領袖和死有餘辜的盜魁。

同一個梁山故事、同一個叫做「宋江」的人物,被不同作者各取所需地塑造成截然相反的形象。套用時髦的術語,這叫做「可塑性」,而且《水滸傳》是多元可塑。

奇之五:政治工具 

《水滸傳》作為一部講造反的政治小說,一開始便注定要被官府針對或成為政治工具。明末左懋第提出《水滸傳》「誨盜」的論調後,明、清兩代曾多次對《水滸傳》查禁毀版,但禁之不絕。相反,明末和清代的造反者(最著者如天地會)更曾以梁山人物作為模仿對象,或以《水滸傳》作為宣傳工具,此書因而成為一種鼓動造反的催化劑。

在當代,《水滸傳》更被同一個政治領袖(及其猢猻)用於截然相反的政治目的,甚至曾被用來發動大型政治運動,成為文革的一部分。中共建政初年,為標榜其革命政權性質,而毛澤東又愛讀《水滸傳》,此書遂被大事吹捧為農民起義的教科書,宋江則被譽為農民起義領袖。

但至文革末期,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毛澤東作出批示,指《水滸傳》是投降派的反面教材,突然又掀起「評水滸,批宋江」運動,宋江遂又被斥為搞修正主義的投降派(「修正主義」revisionism是國際共運史上的術語,宋江能夠與這個術語扯上關係,是這個運動最最令人O咀之處),一時間全國人民天天罵宋江,並且湧現大量千篇一律以「宋江是個投降派」為主題的書文,這場運動的荒誕、胡鬧程度,簡直是世界文學史以至人類歷史上所僅見。

《水滸傳》在二三十年的時間內,在同一個最高領導人的任內,竟然先後獲得天壤之別的評價,這在世界文學史上絕無僅有;而《水滸傳》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國家的一場全民政治運動的中心,天天受到數以億計的人民批評,這在世界文學史上也是絕無僅有。

近年,官二代或曰太子黨崛起,現代高衙內湧現,大陸官方對《水滸傳》的評價會否改變?現代高衙內當然害怕老百姓學梁山好漢那樣起來尋釁滋事,說不定有一天也會學明末、清代的前輩老爺,把《水滸傳》列為禁書,完成中共由革命政權蛻變為維穩政權的完美轉型。

但假如有一天大陸有這麼一個鳥人,向現代高衙內建議在全國吹捧《蕩寇誌》以抗衡《水滸傳》,恐怕這個鳥人也將死無莽身之地。因為他竟然不知道《蕩寇誌》也有殺貪官、除惡少的情節,在該書中高衙內正是被主角陳麗卿割去耳鼻!《水滸傳》就是這樣奇,此書本身痛恨高衙內,連它的「反書」也痛恨高衙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