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kafat | 19th Jun 2008 | 時事 | (2288 Reads)

    近十多年來,在中國網絡上出現了一個名詞-「憤青」。「憤青」就是「憤怒青年」的簡稱,如果單從「憤怒」這個詞的字面意思看,那麼使用「憤青」這個詞來形容中國某一班網民,確是非常貼切的,因為這些網民一般都很年青,對於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也包括日本)一般都抱敵視的態度,只要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狀況(不論是政治、經濟還是社會方面的)提出批評,或者就臺灣、香港、西藏問題提出「不中聽」的意見,他們便會無名火起三千丈,在網上發起攻擊,在必要時更會從虛擬世界返回現實世界來付諸行動,例如發起示威抗議、抵制罷買等行動。假如有任何中國人(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為西方國家辯護,他們便會被這些「憤青」辱罵,被動輒扣上「漢奸」、「賣國賊」的帽子。

    可是,上述這種「憤青」卻不是我一向理解的「憤青」。「憤青」的「憤」不僅是「憤怒」,而且是「憤世嫉俗」的意思。為何要「憤世嫉俗」?因為看到社會上的不公義、不平等而禁不住提出批判,此正所謂「嫉惡如仇」也。這些「憤青」不一定只停留於「口頭激進」的境界,而是可能會付諸行動。上一世紀六七十年代(我們今天所稱的「火紅年代」)蔓延於西方各國的激進青年運動,包括美國的反越戰運動、法國的「五月風暴」等便是由「憤青」發起的。一些激進的「憤青」更會走上革命的道路,中國的毛澤東、古巴的卡斯特羅和切.格瓦拉等在年青時便是不折不扣的「憤青」。

 

    遠的不說,且來看看我們的鄰國-南韓的「憤青」。在八九十年代,南韓學生的反軍政府示威運動是舉世矚目的。我們在電視上可以經常看到,這些學生使用自製的汽油彈,與全副武裝的軍警沖突,更曾有一些激進的學生以自焚的方式表達抗議。1988年在漢城奧運會期間,南韓的學生並不以「大局」為重,繼續走上街頭,反對當時軍人出身的總統盧泰愚。南韓的激進學生運動直至軍政府下台、民主制度建立後才逐漸沉寂下來,而兩名軍人總統全斗煥和盧泰愚亦成為階下囚。撇除某些南韓學生的過激行為不論,我們應該說南韓的「憤青」在促進南韓的民主化方面是有所貢獻的。從今天回望,南韓「憤青」在漢城奧運會期間的「不愛國」行為並沒有損害國家的形象(但當然損害了當政者的形象),而且促進了國家的民主化進程。

 

    反觀現今中國的所謂「憤青」,他們對國家現狀有甚麼批判性嗎?欠奉。難道有人會認為今天的中國是一片「人間樂土」,一點問題都沒有嗎?貪污腐敗,這是中共領導人也承認的,而且已到了不解決便可能「亡黨亡國」的地步。貧富懸殊已達至危害社會穩定的程度,這是有目共睹的,否則中共領導人便不會提出「社會和諧」的口號了。可是這些所謂「憤青」對這些現實問題有提出批判嗎?

 

    或者有人會反駁說,中國的「憤青」不是沒有批判性,他們批判的正是國際上的不公義,即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霸權主義或「新殖民主義」。這種講法把現今中國的「憤青」看成反帝愛國先鋒,簡直可以跟五四運動中的學生相媲美。可是今天的中國在國力上與晚清或民國時期的中國已大為不同,今天的中國面對的最大問題已不再是外侮,而是內部的政治、經濟、社會問題。如果中國的「憤青」一味只顧著「反帝」而對國內的問題熟視無睹(或者避而不談),那麼我只能說他們是不諳國情。

 

    事實上,如果中國的「憤青」真要批判國際上的不公義,他們便應把矛頭指向「全球化」。現時的「全球化」使國際上的財富分配更加不公,第三世界某些國家日益被「邊緣化」。中國作為一個第三世界國家,參與「全球化」會帶來一些好處,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弊害。中國的「憤青」如有批判性,便應看到這些問題。而且「全球化」使資本主義益形鞏固,中國的「憤青」作為一個(口頭上的)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參與「反全球化運動」(現時被視為一種新興的國際左派運動)是應有之義,可是我們卻看不到這些所謂「憤青」在這方面有何建樹。

 

    我敢肯定說,假如中國明年主辦世貿會議,我們的「憤青」將以今年支持北京奧運的那股熱情來支持世貿會議。假如國際上的「反全球化分子」有辦法來到中國抗議世貿會議,這些「憤青」不但不會支援這些示威人士,而且還可能出來幫助中國的軍警鎮壓這些「搞事分子」;而假如中國國內有一些左派人士起來支援「反全球化運動」,恐怕這些人士還會被「憤青」打成「漢奸」。這將是何等吊詭和具諷刺性的局面!

 

    今天的中國已不再是輕易遭外國欺凌的弱國,躲在國門內反對外國,這不需要很大的勇氣,只需懂得適可而止便夠了(當政府宣佈要把抗議降溫時,他們便要及時收聲);相反,要像當年的南韓學生,或者五四運動中的學生那樣批判或反對當權者,卻要相當大的勇氣,所以我看不到現今中國的「憤青」有甚麼可敬佩之處。

     總上所述,我認為把現今中國的某些青年「網民」稱為「憤青」是太抬舉了他們,也辱沒了「憤青」的名稱,所以我認為把他們稱為「糞青」會較為貼切。

[1] 青年

"青"年人 VS 年"輕"人


[引用] | 作者 mignonne | 11th Ma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六四二十周年和新一代憤青

謝謝樓上的回應。今天適逢「六四」二十周年,二十年前那場民主運動中的學生和青年工人是真正的「憤青」,他們才配得上這個稱號。

中國「憤青」的熱血是不是在二十年前已流乾了?今天的中國是不是只有「糞青」而沒有「憤青」?我相信哪裡有社會不公義和政治腐敗,哪裡就有「憤青」。從最近國內大批網民聲援鄧玉嬌一事,我們可以看到,只要中共繼續腐敗,繼續製造一樁又一樁不公義事件,它將摧生新一代的「憤青」。

kafat
[引用] | 作者 kafat | 4th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